通通给朕跪下——朕乃真龙天子

         “朕乃真龙天子!朕乃九州第一人!朕保九州一世繁荣,永昌不朽!!”“吾皇圣明!吾皇乃真龙天子!”
        王耀皱了皱眉:“这是都没吃饭吗?要不朕赐你们一人一口缸?!”众人闻言,把声量抬了一倍,又重复一遍。王耀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明天祈雨,仪式莫要大意。众爱卿且退了吧,朕也乏了。”说罢,竟也不管朝下众臣,就自己先行离开了。
        大殿上静了一秒,窃窃私语起来——“殿下最近做事频为古怪,莫不是生了什么……”“嘘!”一人阻止“可不能这么说!”“那你说是为甚?”“仔细想想,殿下所作之事皆事出有因 ,似乎古怪之事收效确实都甚佳。”那人高深莫测一笑。“……嘶!”众人细想片刻,纷纷恍然大悟。“大人真乃我朝第一谋臣!”“大人细心呐!”“不敢当不敢当。”随后众人便互相恭维了一番,三两作伴的散了。
        没人注意到大殿梁上有个少年,嘴角微弧,牵了个意味深长的笑,然后一跃,便不见了踪影。
        夜,冷凉。那人不坐凉亭,不做石阶,偏偏要坐到屋檐上,拿了壶酒喝的畅快。似是听到有人,便笑“来了就陪我喝壶酒吧,成天躲着干嘛!”一少年果然从黑暗处出现,远远的抱了拳“殿下,君臣有别,臣……”“哪那么多废话,呦西你何时变得婆婆妈妈!”王耀笑骂一声,随手扔了只酒袋。呦西接住,只得坐到他旁边,沉默。
        “明天的祈雨……怕是很难收场啊。”王耀忽然打破沉默,惊得少年一愣“殿下为什么这么说?”“直觉吧。”王耀揉了揉额角,疲累的闭了闭眼。“你曾说你的家乡在远方,不如给朕讲讲,那的事吧。”少年沉默了一会儿,再开口时声音已有低沉“当我舍弃身份和生的希望后,那里就再也没资格被我提及了……”“哦?你……”“殿下还是早些休息吧,明日还有仪式。”少年少有的打断道,转身走了。
        次日,清晨。仪式早早地就开始了,不知殿下发什么神经,这次竟游行祈雨,百姓们纷纷涌上街头,想见一下帝威。只见那台子上站着一人,举手投足间皆有异彩,眼波流转,似魅似威。一身大红龙袍硬是把铮铮傲骨穿出几分懒散妩媚。他不笑,端着威严,负手立着。身后敲锣奏鼓,却添了分热闹。
        他开始起舞,袖一甩便是一旋,似有破竹之势,收尾却柔缓下来,像极了自己的性格。脚一抬,一转,转动间头上樱苏飞舞,像盛开,华丽张扬。
        男儿为这舞,这傲骨,痴了。
        女也羞涩,遮了半张脸,却不舍离眼。
        一曲舞罢,人们都没反应过来,却皆被那清越的嗓音所震慑,少了红尘色,多了分帝王的霸气“朕乃真龙天子!朕乃九州第一人!朕保九州一世繁荣,永昌不朽!!”像是在宣誓,又像是在证明。“吾皇圣明!吾皇乃真龙天子!!”语毕,本是晴空万里的天竟瞬间阴沉下来,不一会便下起了磅礴大雨,伴着闪雷,人们皆看向那个仍站在风雨中的人,觉得好像要化仙而去。
        “咔嚓!”一声惊雷乍起,王耀似有所感的抬起头来,却只来得及眼睁睁的看到自己被罩进雷里。惊呼声,奔走声,耳边大喊的声音似乎都渐渐远去。
        朕果然是乌鸦嘴!这是王耀失去意识前的唯一想法。

♡写这篇文前我是恶补了多少文言文啊(′へ`、 )
今天才看到掉粉了,我只想说——小天使不要走!!我还爱你们呐!!哇的一声就哭了(;д;)(;д;)
♤顺便说下,「通通给朕跪下」其实是一个系列……
    我真的只是出来客串一下而已……

评论(5)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