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重新复习甲午中日战争及八国联军侵华
◎历史虐梗慎入
◎亚瑟、小菊虐老王慎入
◎强行ooc
◎让刀子戳的更猛烈些吧
……………………………………………………以上
        战火纷飞,即使看不到皇城之外的天地,也能想象出焦土,尸体,敌人肆意的烧杀掠夺……王耀紧紧闭了闭眼睛,突然觉得自己好累。
        已经努力过了,哪怕武器不先进也用精兵来弥补了,可还是不行,终究是自己太天真,小看了敌人的实力,也高估了自己。
         “本田菊,够了。”“够?不不不,还不够,还不够啊!”本田菊挑起王耀一缕长发放在鼻下深深吸了一口,他病态的笑着,神色疯狂:“我说过我会回来的,你的国是我的,你,也是我的!”
        “当初是我教了你,把你养大,为什么这么不顾情面?!本田菊……”他从不流泪,今天却再也忍不住内心的彷徨和心痛,泪水是很好的宣泄口,他终于从干涩的眼中淌下两行清泪“你真的有心吗?”
        “是啊我很感激你,教会了我爱,我那么爱你怎么会舍得你难过呢?”他小心翼翼的拂过王耀的脸颊将泪擦下“我只是想让你永远离不开我,你知道吗,从遇到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你只能是我的。”
        累了,早在遇见那个孩子的时候就种下了因吧,一报还一报,就当是用这个深刻的教训毁掉自己的骄傲和善良吧。
        同一时刻,另一边。
       “什么?本田菊那家伙跑去打王耀了?!”亚瑟狠狠地拍向会议桌,失控的站了起来,“不,不可能,没有我们的允许,他怎么敢?!”他狂躁的抓了抓头发,大声吼“征召军队,给我用最快的时间,我要尽快赶去,不,”他停下反复的踱步,“先等等,通知阿尔弗雷德,伊万那帮家伙,王耀只能是我的,相信他们也会这么想,我一人过去讨不到什么好处,牵制本田菊用联合再好不过。”
        一时间各怀鬼胎的众人快速集结起来,不知领头人们商量了什么,很快打成了共识,离王耀所在地,已经不远了。
        王耀对外界毫不知情,他完全被囚禁起来,本田菊允许他住在自己的宫殿,甚至吃穿用具比以前还要好上很多,他对自己很好,除了离开和还给他国土。他想他应该知道了本田菊对自己的情感,可那根本只是占有欲,每次他开口想要说清,本田菊就会失控的眼睛通红砸碎各种东西还会殃及到他。事后却紧紧抱住自己,在耳边呢喃:“别再刺激我了nini,我不想把他放出来伤到你。”
        王耀一阵迷茫,他看不到前路了,也没有任何希望,甚至在每个走投无路的瞬间他几乎想答应本田菊,清醒过来总是一阵冷汗直冒。
        “喂,本田菊,这么大的地方自己独吞是不是不太厚道?”终于在某天早上其他人赶了过来,亚瑟首先按捺不住,直直走向本田菊。“难道你们和我的目的不一样,有什么资格说我?”他不屑的嘲讽回去。“你!”亚瑟气急,却找不到理由反驳,他们本来就是为王耀而来,自己和他也的确没有区别“你没对他做什么吧?”“你指什么?该做的不该做的,自然都做了,我早说了nini……”“砰”!亚瑟不等他说完就一拳打了上去,眼眶红的吓人,像头暴躁的狮子。
         “凭什么?你怎么敢认为nini会是你的?!他教导我长大他只能是我的!”本田菊被一拳打中,也没了理智,刚想反击却被人拦住:“好了本田菊,再闹下去可讨不到好处哦~”伊万挡住本田菊挥出的拳头同时对亚瑟做出暂停的手势:“我们都想得到小耀不是吗?自己乱作一团那就谁都得不到哦~”他笑眯眯的,透着阴森的寒意。“这样吧,我们平分好了,”他环顾安静的周围,满意的笑了笑,“都不能耍赖哦。”
        “怎么看你都会是先反悔的那个,”阿尔推了推眼镜站出来,一脸嘲讽“对吧伊万?除了本田菊,你才是执念最深的那个吧?”“……猜测我的心思,阿尔弗雷德你已经做好受死的准备了吗?”伊万仍旧笑眯眯的只是气氛更加压抑,说出的话毫不留情。
        “都先冷静一下吧,咱们过来这么久,还没看一眼王耀呢。”弗朗西斯沉声说。
        够了,真是够了!王耀崩溃的蹲下身,躲在角落里,为什么他们都想得到自己,为什么!连原本交往不错的算是朋友的人都对自己抱着别的心思吗。他都听到了,听到平分整个人都呆住了,然后是一阵阵胃部的抽搐绞痛,太恶心了,这些人真让他恶心。
        “不甘心吗?”有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想要重来吗,想要……复仇吗?”“……想!”没有考虑这是谁是哪里发出的声音,只听到复仇两字,王耀就彻底没了理智,怎么会不想呢,自己的家被毁了啊,自己也要被毁了,如果能重新来过,他一定不会再骄傲自大,他要让他们尝到教训。
       “别急着回答我啊,重来一次,你可就不是你了哦,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会帮你复仇,同意吗?”王耀听后略微迟疑,理智稍稍回笼:一定会有代价这他知道,但他怎么能信他会帮自己报仇,已经被骗怕了啊……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在担心这个吗,你放心,你的愤怒你的不甘,我都会继承,对我不敬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远在几年前的一身华服的男人眼中的光突然变了,整个人气势一改,像是换了个人,他轻轻勾起嘴角“从现在开始,就是我王黯的主场了。”

                                         ——end
(我在写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这刀子戳的不痛不痒的我竟然有点难受……什么鬼??)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