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文②——我予你荣光,你是我的骄傲

◎首先 @为普而活
◎参考百度 从普鲁士到德国
◎参考托伦合约,
◎参考1660年瑞典-波兰战争,
◎参考1807年普法合约,
◎参考德国一战
◎历史向戳刀子准备
◎本家设 波兰:菲利克斯 立陶宛:托里斯  瑞典:贝瓦尔德
◎强行ooc
◎我那么棒真的不考虑转粉吗(划)
…………………………………………………………以上
        那一年他宛如一位骄傲的王者,手中高举长剑大声吼着:“普鲁士永不言败!”
        那一年他抚摸着男孩的头温柔笑着:“路德你要记住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如果你需要,我会成为锋芒向外的尖刀,如果你不需,那么你依旧会是这片土地的王。”
                                             ——题记
      
       “基尔伯特你就只有这种程度吗?”菲利克斯嘲弄的看着倒地不起的男人,不屑的撇了撇嘴,“真无趣,你不是号称最强帝国吗,怎么现在这么不堪一击?”说着像是还不解气,正要发泄,却被同伴拉住了手,“算了,菲利克斯,”托里斯看了眼一声不吭的基尔伯特“别把事情做的没有回转余地。”“……切。”
        “你记住,今天你被打倒是因为你太弱,怪不得我们。”立陶宛似是想到什么,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直直的看着基尔伯特的眼睛,这样说道。“和他啰嗦什么,快点走吧。”菲利克斯不耐烦的在前方喊。
       不能在这儿倒下,路德……路德还在等我回家……基尔伯特强撑着爬起,三步一跌,一摇一晃的走回家中。“哥哥你回来……这是怎么了?!”能闻到从厨房传出的点心香气,啊真是让人安心。听不清路德再说什么,只觉得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哥哥你终于醒了,”一睁眼就看到路德维希坐在床边看书,阳光打在看书的人身上,像金子般耀眼。“嗯……辛苦了阿西。”“……是输了吗?”“嗯……”“菲利克斯和托里斯干的?”“……”“……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呢,哥哥?”“啊……也没什么事,阿西不用担心,本大爷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又来了,这种毫不设防大大咧咧的笑容。路德维希眼睛黯了黯,为什么这个人总是那么拼命,又为什么总是对自己那么好。他想不通,也不愿意去考虑背后有什么不可言说的理由。
         只休息了一天,伤还没好,连骨头也隐隐作痛,却还是在路德维希责怪的眼神中强撑着起来,投入到忙碌中。
         割地、赔款、签订合约……做不到让自己对敌人服软,只是咬牙看着自己辛苦打下的版图不过签下一笔就少了一块,攒的辛苦的国费也瞬间就丢掉一大笔,背负着骂名和嘲讽,他努力的直起了腰板——不过是再辛苦一点,这些,通通都会是自己的,也只能是自己的!
        像是连老天都不忍他这样辛苦,通过自己的努力,在瑞典-波兰战争后,获得了承认。“如今你与我们地位平等,在当初果然没看错你啊,基尔伯特。”托里斯释怀的冲他点点头,拉起不服气的菲利克斯转身就走。“那时候到现在,我没怪过你。。”基尔伯特豁达的笑了。“……嗯。”他顿了顿向身后潇洒的挥了挥手。
        经此一事后,基尔伯特意气风发,加强了国内经济政治文化,并通过战争获得了富饶的土地,家有路德,外掌大权。似乎事情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了。
        然而天妒英才,成也天意败也天意。“战争,就是一场赌上巨大代价的博弈。”这句话形象的宣示了战争的残酷——对于弗朗西斯的胜败,他赌输了。
        输光了自己赢来的所有,甚至比第一次更加耻辱,他也没了第一次的坚韧和顽强,日渐阴沉。
        “阿西,如果我死去,你愿意接替我重新将我们的领土夺回来吗?”有次吃饭,他突然这么问道。“哥哥不要开这种玩笑,如果你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吗?”是啊,如果你死了,我怎么会活得下去。路德维希平静的回答。像是被路德的回答吓住,他嗫嚅了半响,终是什么也没说。
        几年后——
       “路德,从今天起你加冕为王做的事情会越来越多一定不能太过劳累伤了身体,饭的问题就交给我来解决吧,也让你来尝一次本大爷的爱心便当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哥哥……拜托你住手……”路德双手捂住胃部,眼见着基尔伯特挥舞着锅铲跑进厨房,露出绝望的表情。
       “先……等等再吃,我有件事想告诉你。”路德维希努力忽视基尔伯特期待的眼神,将餐盘往旁边一推,摆出严肃的姿势。“好吧好吧,你说。”“我……打算通过发动战争来争夺领土和资源。”“……”“哥哥你……”“阿西你考虑好了吗?”“嗯……”
       “大声点阿西!没什么不敢的,如果真的想好了,就大声告诉我!我再问一遍,你,考虑好了吗?”“是,我考虑好了!”
       基尔伯特笑了,笑的越来越大声神情是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明媚,路德维希看得呆住——这是从退出政坛之后头一次看他笑得那么放纵,突然间罪恶感也没那么强了,如果哥哥能多笑笑,毁了这世界又如何。
        “路德你要记住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如果你需要,我会成为锋芒向外的尖刀,如果你不需,那么你依旧会是这片土地的王。我将永远忠诚于你,所以你不需要有顾虑,如果想,那就去做。”
        “那么哥哥,我只需要你做一件事。”
        “嗯?”
        “成为我的人吧,永永远远,我将永远爱你,忠诚于你。”
       “……我的心意,难道不是在很久以前就直白的表现出来了吗?”
    
                               ——end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