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病治上床

◎all耀私设
◎军官×军医
◎强行ooc
◎主战场:英法百年战争(非历史向)
………………………………………………以上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感时……额……”“想什么呢,不过是随军而已哪那么多感慨,跟上!”亚瑟狠狠敲了敲王耀的头,咬牙切齿:怎么那么没危机感,这么蠢要是被伤到,自己还不心疼死。
        “切,你懂什么,这可是我们中国流传千古的名句,最适合现在这种场景。”王耀被敲了一下也不怒,正好被打断也不用费脑子继续想,转而兴致勃勃的和亚瑟争论起来。
        行进已经三天了,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到达主战场,周围却渐渐荒凉下来,尸体倒还零零散散,只是也透着一股萧索和肃杀。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只是别再走神了。”亚瑟不愿与他拌嘴,只是让他注意安全,感觉到空气中的窒息感,他不敢有丝毫放松。
        “亚瑟你可真无聊。”王耀可不管那么多,本来就散漫不拘小节的性子在此刻简直发挥到了极致。本来吧,他也根本不用来受这份罪,天知道为什么最后还是来了。记得一个星期前——
         “小耀我……”亚瑟欲言又止,眼中透着不舍。“想说什么就说,婆婆妈妈的可真不像你,亚瑟。”王耀从解剖学笔记中抬起头来,金色的眼睛扫了他一眼,又漫不经心的拿起一把手术刀来仔细瞧着。几乎没什么可以挑动他的心神,至交好友也轻易不能。
        “我被派去参加对法国的讨伐战,明天就要走了……”王耀一愣,摸着手术刀的手指不受控制的滑向刀刃,擦出一条血线。“嘶!”一下子被痛的回过神来。“怎么那么不小心?!”亚瑟一急,赶忙过来。“没事不用。”将手指放到嘴里吮了吮,愣愣发问:“明天吗?”“……嗯。”看到王耀的动作,亚瑟难得有些失态,眼中划过一丝暗芒。
        “……还缺军医吗?”“嗯?”王耀不耐烦的甩了甩手,抖落残留的血珠,重又问了一遍:“我是说,还缺随队军医吗,别误会,我是觉得像你这种笨蛋受伤什么的肯定也不会照顾自己,我和你相熟,看在交情的份上就勉为其难……”熟悉的人都知道,王耀只要一紧张就会拼命说很多话来掩盖,并且越说越多。
        “缺!”亚瑟欣喜的瞪大了眼睛,笑着打断到。“……嗯。”王耀闭紧嘴巴,耳尖悄悄变红。
        回忆结束,所以自己到底为什么要跟来?!王耀愤愤的瞪了眼亚瑟,却发现对方根本没注意到,只是将嘴抿成了一条线,眼睛不断搜索这什么。王耀一愣,紧跟着也集中注意力,细细听着周围的响声……
        “来了!”两人同时开口大吼道。
       “警惕性不错啊,该说不愧是我欣赏的人吗?”突兀想起的鼓掌声使亚瑟下意识握紧王耀的手,却在看清来人时不受控制的睁大了眼睛:“弗朗西斯?!为什……”“别那么激动,你知道的,虽然咱们算是私交不错,但也各为其主,战场上相见,我可不会手软的。”弗朗西斯比了个“打住”的手势,强行打断道。
        背叛,也不能这么说,总之意外来的太突然,甚至没有给王耀和亚瑟缓冲的准备,战争,就这么打响了。
       先不说两方人马如何交战激烈,就王耀这边来说就略显艰难——由于没时间安扎简易帐篷,王耀也无法从战场中脱离,只得能躲就躲,不给亚瑟带去麻烦。早知道就该学些拳脚功夫。王耀恨恨的想。
         痴迷于医学的王耀虽然有很好的身子底,却也只在亚瑟的敦促下偷懒只学了基本防身,在这种战场上简直是弱鸡般的存在。
        偏偏弗朗西斯像是知道亚瑟的软肋,并不和他硬碰硬,而是逮住机会就向王耀进攻,王耀躲的狼狈,也牵住了亚瑟的心神。
        再又一次偷袭王耀时,眼见着终于要刺到左胸,亚瑟大惊失色,只来得及大喊一声“王耀!”就回身扑上去抱住了他。
  
                                             ——TBC
(如果我说这就结束了会不会被打……思考jpg.)

评论(4)

热度(16)